2018年第三届深圳国际无人机展览会
协会公告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资讯速递 > 正文

“终极之翼”无人机竞速邀请赛广州开赛,前十飞手获DCL中国赛外卡邀请

2018-06-26 08:45:19来源:文丨南都记者 汪雅云点击次数:310次字号:|
6月23日,广州黄埔体育中心,“终极之翼”无人机竞速邀请赛暨DCL无人机冠军联盟中国外卡赛举行,国内顶级飞手汇聚羊城,为观众们呈现了一场无人机竞速视觉盛宴。

    6月23日,广州黄埔体育中心,“终极之翼”无人机竞速邀请赛暨DCL无人机冠军联盟中国外卡赛举行,国内顶级飞手汇聚羊城,为观众们呈现了一场无人机竞速视觉盛宴。



高手云集,西安大学生惊险夺冠


  作为国内最专业的无人机竞速赛事之一,在广州黄埔举行的这场“终极之翼”大赛云集了内地和港澳地区几乎所有无人机竞速顶尖高手,其中不乏常年在国内外大赛中屡屡夺冠的飞手,因此比赛竞争十分激烈,而最终来自西安西京学院的大三学生李天在惊险的“一轮定胜负”决赛中取胜,以121秒的成绩拿到了冠军,来自广州天河区的本地飞手孔海森荣获第二,而近年赛季辉煌、来自深圳的 “海浪”李坤煌则名列第三。

图说:由左往右依次为:亚军孔海森、冠军李天、季军李坤煌

  “这次比赛可以说是发挥了我个人最高水平了,”冠军李天赛后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玩无人机竞速已经有两年多时间,一般参加比赛都能稳定进入前八,但这次这么高水平的比赛能夺冠,真的是超常发挥了!”李天说这次之所以能夺冠,除了跟自己的技术能力有关外,还跟心理素质和抗压能力也有关,而且他还表示自己会在毕业后考虑成为一名职业飞手。


 而获得亚军的孔海森说自己很满意,“这次参加的比赛是我参加过的最高水平赛事了,”他说,“也是拿到的最好成绩。”至于夺冠的大热选手 “海浪”李坤煌,虽然在排位赛阶段拿到了第一名,却遗憾未能问鼎,刚刚参加完高考的他,表示自己会好好总结经验、争取下次更好地发挥。


 这次比赛最终排名前十的选手,都获得了即将于今年8月在北京举行的DCL中国赛外卡邀请,对此,选手们感到非常兴奋。DCL中国赛的外卡队最终参赛名单会通过本次外卡赛赛事方和受邀选手的双向选择来确定。“如果能参加这一世界上最著名的无人机赛事,我会很高兴,”孔海森表示,“到时也一定会竭尽全力吧。”


图说:参加竞速赛的每台赛机都由飞手自主组装,独一无二

 本次在广州举行的“终极之翼”无人机竞速赛还得到了不少专业人士的高度好评,深圳市航空航海车辆模型运动协会常务理事林戈就表示:“这场比赛几乎是我看过的最精彩的国内赛事,包括观众的热情、互动,网络媒体的直播以及互动等,都是做得最好的,最精彩的。”他同时也对飞手们的发挥给与肯定,“本次参赛选手们应该说也发挥了他们的最高水平,可以说是实至名归了。”


火热现场,引爆观众阵阵欢呼

  本次 “终极之翼”无人机竞速邀请赛暨DCL无人机冠军联盟大奖赛中国外卡赛包括2轮排位赛、2轮半决赛、1轮决赛。


  白天的2轮排位赛,每位选手按抽取的序号顺序分组,每组4人,以组为单位进行比赛。取每名选手2轮比赛中最好成绩进行排位,前20名飞手晋级半决赛。排位赛不对普通观众开放,空旷的赛场里,只有飞手们的竞速无人机一圈圈急速飞行的嗡鸣声。最精彩的部分则留给了晚上的观众——经过了白天的两轮排位赛,下午640分,半决赛正式开始。决出前4名选手晋级决赛。决赛共1轮,飞2圈,所有选手同时比赛决出第14名。


      当晚比赛开始后,一声令下,竞速无人机如离弦之箭,在夜空中拖出绚丽的光带。本次比赛的赛道设计亦十分有亮点,比如第一个障碍就需要飞手在高速状态中,逐级穿过3米、5米、813米的障碍框,而且还需要右转90度直角弯才能通过最后一个13米的障碍,另外一个障碍则需要飞手在垂直方向做3180度大转弯,然后水平掉头,空间极为狭小,险象环生,让观众大呼过瘾。

图说:赛机上安装了LED,夜空中划出华丽的运动轨迹


    “我是特意从佛山赶过来观赛的,”来自佛山大学大一的周姓同学告诉记者,“以前都是听说过无人机用于航拍,竞速还是第一次听说,我是电气工程与自动化专业的,所以特别好奇,赶过来看。看了以后觉得比赛很刺激,如果未来有时间,也想亲自试试这项运动。”另一位张先生则是一家三口集体出动前来观赛,看过飞手们的精彩表现后,还在上小学的小张立刻显示了极大兴趣,张先生当即也表示只要儿子想学,他一定会全力支持。

图说:现场观众座无虚席,反响热烈


  观众中也有不少无人机业内人士,黄先生便是供职于某著名无人机公司,对无人机竞速运动也比较了解,“据我所知,无人机竞速其实是先于航拍就有的,”他介绍说,“我以前只在电视上看过无人机竞速,本以为这次只是一个业余选手的比赛,但现场发现他们特别专业,比赛特别激烈,未来希望他们能代表中国在国际上取得好成绩。”



国内首创,黄埔体育中心架设3D夜光赛道”

    何推广无人机竞速赛事,是考验主办方的一大难题,而此次赛事的结构立体、光效酷炫的赛道,无疑是吸引观众的第一法宝。

图说:高难度赛道,关卡重重,非常考验飞手的耐心和技术


    “可以叫做‘3D夜光赛道’吧。”组委会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比赛的半决赛和决赛在夜间举行,因此赛道增加了灯光效果。“国内大部分无人机赛事都是在一个平面上拼速度,像汽车比赛一样,其实没有突出无人机自身特点。无人机是可以全方位运动的,所以我们设计了这条立体赛道,不仅要比速度,还要上下躲避障碍,增加难度同时也更具有观赏性。”


图说:夜幕降临,赛道灯光点亮,勾勒出赛机的飞行路径


  为了向公众介绍和推广无人机竞速运动,本次“终极之翼”无人机竞速邀请赛主办方除组织专业的高水平赛事外,还设置很多嘉年华式互动环节,邀请青少年近距离了解、参观赛事的台前幕后;同时还在现场引进无人机飞行模拟器,让所有到场观众免费体验。


  “首先是希望能够通过‘终极之翼’让更多的人知道无人机竞速这项运动,然后希望能帮助观众了解到无人机赛事背后的科技知识,体验到比赛的乐趣和魅力,最后能够吸引更多的科技运动爱好者特别是青少年朋友能够加入到‘飞手’的行列中来。”赛事主办方鸣鑫航科相关负责人林旻昉表示。


与世界同步,中国无人机竞速“浪潮”已到

  在电竞即将成亚运会、奥运会比赛项目的同时,无人机竞速也在成长为新的科技与运动相结合的典范。如今,大型的无人机竞速比赛直播也常常能吸引到上亿的电视和网络观看。两年前,迪拜方面甚至还拿出了百万美元的奖金,邀请全世界飞手参与比赛。


  与许多传统运动项目不同,尽管无人机竞速比赛是从国外传过来,但由于这项赛事在全球范围内都是一项新兴赛事,中国飞手也在同步启动。随着今年国家体育总局批准并参与主办两大国际无人机竞速赛事在国内落地,中国无人机竞速运动的“浪潮”已经正式到来。而珠三角地区由于集中了国内90%以上的无人机制造业,在这次浪潮中也自然拥有天然优势。


戴上FPV(第一视角)眼镜操控赛机的飞手


  无人机竞速所使用的,并非日常所见的带着四个螺旋桨直升而起的民用无人机,而是更小巧的“穿越机”,就像许多80后、90后童年热衷的四驱车,从螺旋桨到电池,竞赛玩家均可自己购买零件组装。这种机器,速度更快、续航时间较短,纯为竞速而生。因而,本次比赛也吸引了FULLYMAX赛能电池这样的航模及无人机领域领先的科技企业参与支持

图说:起飞后的赛机高速穿越障碍


  无人机竞速比赛从2015年才开始兴起,比赛所使用的“穿越机”在空中时速最快能达到近180KM,比赛进行时,飞手备上特制的FPV(第一视角)风镜,操控“穿越机”在在充满障碍的空中跑道上高速飞行。360°空中翱翔的刺激感,就像星球大战一样,这种未来世界的酷炫感是所有其他竞速项目少有媲美的,因而它被称为“空中F1”,特别受青少年和科技爱好者欢迎。


  如今,作为全球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的热点之一,无人机也正在逐步走出“小众”圈子,成为越来越多普通民众有兴趣接触的新宠。深圳拥有300多家无人机企业,占据全球无人机市场70%的份额,国内90%以上的无人机在这里制造,也因此汇集了圈内不少顶级飞手。“目前珠三角在无人机竞速这块的集中度高达80%,这与无人机电子设备在珠三角的繁荣有很大关系,可以说是我们一个独天得厚的优势。“深圳航空航海车辆模型运动协会常务理事林戈告诉记者,“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我们的训练场地还是受到了一些地理条件的限制,我相信如果解决好这一问题,未来我们的飞手在国际舞台上大有可为。”



图说 从起飞台腾空的赛机,正飞向胜利的终点


  通过引起和举办这次“终极之翼”大赛,中国的无人机竞速也将由此进入一个新的层次。“在我们引进DCL赛事的过程中,我们既看到了国内无人机竞速与国外的差距,也看到中国“飞手”们蕴含的巨大潜力。”本次“终极之翼”大赛的主办方同时也是DCL赛事的引进方,鸣鑫航科相关负责人林旻昉这样表示,“特别是一些飞手对于我们赛事的关注度和参与意愿,远超我们的想象。因此我们觉得有必要做一次选拔赛,将我们最好的飞手带到DCL的国际舞台上与国际顶尖选手一较高下。而当我们决定举办这次比赛之后,得到各位合作伙伴的大力支持,特别是广州市、黄埔区,给予我们很多帮助,让我们能够真正把本次赛事办好。”对于未来,他们也已有规划,“未来我们每年都会在国内举办DCL国际赛事,相应的,每年都会举办终极之翼国内赛事,比赛结果将作为DCL国际赛事外卡选拔的重要依据。终极之翼赛事不仅将立足广州,同时我们也希望能把赛事带到更多不同的地方,将无人机竞速这一新兴科技运动带给更多的朋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