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机
协会公告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资讯速递 > 正文

无人机催生新兴体育行业—无人机竞赛

2017-03-20 09:15:02来源:摩天网点击次数:197次字号:|
过去10年,无人机成为中东杀手,造成无数人死亡。如果一切进展顺利,未来亚马逊会用无人机递送烤箱、礼物和小说。最近,无人机竞赛渐渐热闹起来。技术进步让无人机竞赛变成了可能。在无人机的鼻子上安装一个小摄像头,竞赛者就可以戴上VR头盔控制无人机,好似坐在小型驾驶舱一样。

UAV, sports, UAV competition

过去10年,无人机成为中东杀手,造成无数人死亡。如果一切进展顺利,未来亚马逊会用无人机递送烤箱、礼物和小说。最近,无人机竞赛渐渐热闹起来。技术进步让无人机竞赛变成了可能。在无人机的鼻子上安装一个小摄像头,竞赛者就可以戴上VR头盔控制无人机,好似坐在小型驾驶舱一样。

无人机安装了强大的锂电池,整个机身的体积和纸巾盒差不多,飞行时速可达120英里。无人机安装了彩色LED灯,飞行时如同发光的蚊子,由于尺寸很小,可操作性强,所以无人机比赛可以使用体育馆一些越界的区域,例如,它可以在球场上飞驰,穿过窗户,沿着走廊飞行,然后冲向夜空。飞行路线是临时设定的,可以安排在任何地方。去年9月份,无人机在香榭丽舍大道(Champs-élysées )参加比赛,当时有1.5万人观看。

狂热的企业家密切关注无人机竞赛,它成为了一种新兴体育运动。每个人都想建立一个无可争议的联盟,垄断市场。DRL联合创始人Nicholas Horbaczewski说:“当我们成立Drone Racing League之时,每周都会有人来告诉我说,他们也成立了自己的联盟。”

在纽约家得宝(美国家居连锁店)外面的停车场,Horbaczewski第一次举办了无人机竞赛。他说:“当时我想:为什么不能提升档次,在电视上播放?”2015年联盟成立之后DRL已经融资好几次,总金额达到了1200万美元,一些知名投资机构参与,包括纽约Lux Capital,一些媒体合作机构也投了钱,比如MGM、ESPN和Sky Sports。

上周,Horbaczewski对外宣布,德国保险公司Allianz将会赞助DRL 2017无人机锦标赛,决赛将于今年夏天在伦敦Alexandra Palace举行。Allianz是一级方程式的主要投资者,它还赞助过足球、网球、高尔夫、游泳比赛。Allianz高管Jean-Marc Pailhol表示:“红牛在极限运动领域所做的事情正是我们想在数字体育领域要做的事情,我们要让无人机竞赛成为主流运动。”

说来容易做来难,前面还有一些障碍要跨越。无人机飞行速度超快,穿过的通道高度和宽度几乎一样,拍摄广播相当困难。正因如此,今年的DRL锦标赛Sky无法直播。除此之外还有技术问题要解决。

怎么办?组织者的最终目标是让人戴上头盔,用自己的视角观察他们喜欢的无人机。只有当足够多的钱流入生态系统,操作员才可能离开工作,参加竞赛。Horbaczewski说:“要想成功执行相当困难,必须将科技企业、媒体企业、体育联盟三种角色融为一体。”

竞赛也存在问题。Horbaczewski认为随着DRL的出现,无人机竞赛现在已经成为专业运动项目。他说原本有一些联盟参与竞争,最终只开花未结果,DRL终于成为一个有组织的体育联盟。Richard de Aragüés对Horbaczewski的说法明显不赞同,他是纪录片《TT3D: Closer to the Edge》的导演,还是英国无人机竞赛团队Tornado XBlades Racing的创始人。Richard de Aragüés说:“市场远没有达到一家垄断的程度,凡是对无人机竞赛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DRL的说法简直是在误导人。”

在美国,DR1已经与Eurosport、探索频道(Discovery)、科学频道(Science Channel)签署了合作协议,它还得到了百事可乐的支持。DRL为竞赛者提供标准无人机,DR1不同,它选择的方法和一级方程式相似,团队可以自制无人机。DRL竞赛在室内举办,DR1不一样,它还将赛道设在室外,比如城堡、废弃的矿井、峡谷。二者存在区别,但不是业余与职业的区别。DR1新闻发言人表示:“DRL绝对不是唯一的职业无人机竞赛联盟。”

英国无人机飞行员前三强都来自De Aragüés团队,包括现任世界冠军Luke Bannister。你也许不知道,Luke Bannister只有16岁,因为年纪太小无法参加DRL比赛,他的队友Gary Kent是“法国无人机国家挑战赛”(French Drone National)的冠军,另一名队友Mac Poschwald则是“无人机冠军联赛”(Drone Champions League)的冠军,他们都拒绝与DRL签署合约。De Aragüés说DRL禁止签约者接受第三方赞助。

正是因为这一规定的存在,韩国顶尖选手不愿意与DRL签约,因为企业喜欢向顶尖选手投资。De Aragüés说:“一些企业向我们团队的成员提供赞助,这些成员如果加入DRL,年薪可能超过1万美元。”

钱不是唯一的问题。DRL合同规定签约成员不能参加任何非DRL竞赛,因为这些竞赛会制作成内容(比如广播节目),DRL这样规定只为了排挤竞争对手。De Aragüés说:“我们原本很想参加他们的联盟,但是不能放弃其它联盟与赞助者。”2017年,许多成功的飞行员离开了DRL。De Aragüés说,如果ATP世界巡回赛没有Federer和Nadal的参与就会失色不少,DRL最终会变成这样。

顶尖选手缺席,Horbaczewski对此并不在意。他说:“虽然有许多无人机竞赛存在,但是它们几乎全部都是业余比赛。很难说其它赛事成为我们可以依赖的人才库,每一个赛事都会持续几天,飞行员必须全职参与。”

Matthew Evans是一名欧洲无人机玩家,现年27岁,他已经与DRL签约,对他来说成为全职飞行员只是一个梦想。Matthew Evans说:“我是一名全职软件工程师,必须小心分配时间。我认识一些人,他们拒绝签约,我想只是出于个人原因吧。具体要看你的生活如何,是否想参加其它比赛。”2016年DRL第一次举办比赛,冠军与DRL签署,年薪10万美元。对于无人机竞赛的支持者来说,风险与回报同样巨大。在胜负未分之前,竞争仍然会很激烈。

关键词:体育 无人机 无人机竞技